Advertisements


“拿督”原本是一个值得让人尊重的封衔,是国家对有杰出贡献人士的一种嘉奖和认同,同时也感谢他们对国家、人民的付出,比如知名华人国际巨星拿督杨紫琼、大马羽球一哥拿督李宗伟等。

然而“拿督”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质,不仅仅是随处都可以碰到“拿督”,更出现了一些以“拿督”头衔作威作福的人。

Advertisements

前几天,网络出现Dato在火锅店"POP"Dato孩子的事件,如今又有人爆料某Dato欠钱不还钱,欠承包商RM200千的装修费不给,还叫保安来赶人!

这件事的热度还没过去,又一个拿督出事了:

一名装修承包商控诉遭一名拥有拿督头衔的男子拖欠20万装修费,还上传对方样貌和未竣工新家的视频到社交媒体公开讨伐,掀起热议;拿督的代表律师反驳指承包商拖延工程被终止服务,因感到不满才诬蔑拿督。

Advertisements

社交媒体昨日开始流传一段长约3分钟的视频,拍摄者口操华语自称是承包商,他在视频中控诉他为一名拿督装修一间3层楼豪宅,但对方却拖欠他装修费,导致他血本无归。

这名承包商在尚未竣工的豪宅四处拍摄,期间屡被保安人员劝告离开,被指控的拿督(62岁)被摄入镜头,后者也掏出手机反拍承包商但没有发言。

Advertisements

华裔承包商大喊 「这种不懂什么Dato来的,驾Mercedes,住那么大间房子,却欠钱不要还,欠我200多千,不是20千!」只见该Dato就这样坐在阳台一边拿手机一边录视频,话都不说一句,还很谈定保持笑容上镜!

本报记者随后联络上这名曾姓拿督商人的律师达日星了解情况,他指出承包商因无法如期完工而遭拿督终止服务,心有不甘再加上恐会遭拿督采取法律行动向他追讨赔偿,才会恶人先告状。

他指出,这场工程于去年7月开始动工,双方签订合约协议在去年12月15日竣工,但因为疫情影响,一些装修材料缺货,导致工程无法如期完成。

“对此拿督已两度妥协给予承包商宽限,但承包商直到本月15日依然无法竣工,拿督便终止对方的服务,另外委托人完成余下30%工程。”

Advertisements

他指出,该名承包商的工程仅完成70%,因此没理由支付未进行的30%工程费用。.

“因为屋子进行装修,拿督这段期间在外租屋,原以为12月可以搬入新家,因此已与屋主解约,没想到无法如期搬屋,拿督被逼给双倍租金继续暂住。”

他指该名承包商不仅诬蔑拿督,还招来私会党徒恐吓并威胁拿督付钱。

Advertisements

“拿督已就被拍摄一事报警,同时也会针对被诬蔑一事再度报案;另外,也会保留法律追究权利,不排除会控诉承包商诽谤。”

 

承包商:已完成95%工程

对于达日星的反驳,陈姓承包商(45岁)声称他已完成95%工程,本来月底可完工,无奈被终止服务。

据知,他坚称没有刻意拖延工程,反而是每天安排足够人手施工,但该名拿督催促赶工之余还增加要求,加上行管令影响,才最终导致工程无法如期完成。

Advertisements

他指称住宅区的保安员仅允许施工到下午5时,拿督虽承诺帮忙争取施工到晚上,但最后也不了了之;甚至如今他还留有一些建材在豪宅内不敢前往取回,他本身也拖欠其他厂家费用,令他进退维谷。

Facebook 留言版